松花年糕

羽国特产之烤鹅

昨天群里和小伙伴连接起来的烤鹅脑洞短篇
,文里大雁略苦逼【抱头躲断云石的我】
九界有一国名羽国,以盛产鹅闻名,因其头顶有一小撮红毛而被称为鸿鹅,虽此称遭雁王上官鸿信严重抗议,但被九界墨家经济管理协会钜子默苍离无情驳回。
   在默苍离先生的游记以及羽国志异中详细记载了鸿鹅的制作烤制方法,并盛赞其滋味。
    抓取时需快准稳,以防其凌空而起,放血,以烫水去起其毛,清理后开膛破肚,以苗疆的风月无边腌制一小会最佳。肚内塞入米饭和各类菌类,细线捆之,烤制用的炉子乃是断云石所制,更为其添加了几分乡野气息。先以大火烤至外皮酥脆,不时涂抹上好的蜂蜜,增加闪亮的色泽和香甜的滋味,小火则慢使内里馅料均匀受热。不时在外皮上划几刀撒了点孜然更加入味,最后的白芝麻使口感更加丰富,鹅掌更是软烂。
    “师尊,不再来点吗”刚咀嚼完一口鹅肉的俏如来忘向打开铜镜查看每日市场走向的师尊,“不用,你若是觉得不够,再向你师哥要几只带回去便是”淡淡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宠溺。
  “你们……!够了啊!!我鹅厂里的鹅要被你们两个搜刮完了!!”来着怨念的大雁

默俏脑洞小段子

镜中残魂

茫然恍惚中,铜镜中映照着的,只有自己不知是欢愉还是痛苦的模样,水渍,打湿了镜面,青白发丝交缠垂落,却不见镜中一点青色人影,仿佛时刻提醒着自己,这刻欢愉也不过是泡影

【插刀小短片】默俏

  当收到来自雁王的节日贺礼时,俏如来才意识到又是一年时节的更替,承担着钜子职责在九界行走的这些岁月,足以使记忆的色彩模糊褪色,然而看着贺卡上挑衅般的祝词,白发的钜子无奈而会心地收下这份礼物。

   当夜,临时的居所里,这送来的佳酿便被倾入杯中,澄清的液体并不因简单的容器而失色,倒映着天边朦胧的月色。俏如来很少饮酒,可以说是不,看着眼前单个的酒杯,鬼使神差地,又摆上了一杯,同样地,倾满,是要招待那不会也不可能共饮的人。

  算不上在外夜饮的好时节,随行的人都已经被屏退,烛火透着玻璃罩微微晃动,唯一驻足的只有那逐渐密集的雪花,飘落在院落中和这片土地上,在杯中惊起一圈波纹。自己已经有多久没回去正气山庄了呢?上次……回去…是去谁的墓前……又或是去看望自己认识的尚在的好友…如今就算是师兄的拜访也是难得的令人欣慰的事了吧……

  也许是今夜的酒正好,雪微凉,温酒几口入腹平添几分醉意,明明走至今日已经很少流露情绪,然而,心口莫名涌起的又是什么。

  九界的旅程让经历过魔世大战的年轻钜子明了了什么,谁也无法知晓 ,只能从他日渐坚毅沉静的面容举止中窥得些许,就连雁王被问及此事,也只是沉默了稍许。

  走得越多,越是更多的无奈与抉择,参不透这世事玲珑棋局,心中忧虑谁可解。纵使牢记誓愿,可梦醒见尘世仍是风波纵生。年少时赤子丹心,如今可层有悔?

 恍惚间又见那日相见之景,琉璃串垂于枝头,那人持镜的身影,这场相遇改变了他的人生,也改变了他的,二人的道路交叠,叫那人行至了终点,而自己却是不自知地自愿地走上了这条道路。算尽这人心,世事与天意。

  从未想过他口中得到的夸赞会是如此沉重与苦涩,混着泪水与血滑落至嘴角,至心口。是谁先踏入这场相遇的局,若当年相遇的不是二人,又会是怎样的结局,一切已经无法回溯,只那夜血色满目,局中人终得其愿。
“哈…怎会记起…”越是回想越是清晰的眉目,无论是那青衣青发,还是那偶然闪过的笑意,埋在心底微小的情意,是怀念吗,是悲愤吗,是恋上那人如镜中的倒影,如此清晰而触不得。

  

  

"(º Д º*)

极极极,粉丝身怀救命至宝,欲往热搜救场,行至小树林处,却见几道陌生人影拦路,只觉情况不妙,来者竟是武林各路英雄豪杰,粉丝握紧手中至宝发问:吾今日只要一个回答,敢问为何要杀吾?
却不禁引起了众人的怒火,其中竟也有粉丝昔日之战友“吾今日杀你,只为了我那被辜负的真心和被冤死的亲友!往日吾苦苦寻求,只为那人的回眸,可曾料想换来的不过是欺瞒,如今,她不在,你就休怪我狠毒,偿债来拿~!”
话音刚落,侠士就操起手中武器直指眼前的人,手中的剑,相识的人,曾经的爱有多么的深刻,这恨就有多么入骨

开头句子模板来自碧水帖子

【死出】端午小脑洞

虽然沉迷复习,但是端午还是要庆祝下滴

“黑雾?你这买的是什么”两手指捏起绑着这个绿色立体块的棉绳,死柄木弔扭头问正忙着煮开水上蒸锅的黑雾保姆。“粽子啦,粽子!”趴在桌子另一端的渡我举手兴奋地回答“是过端午节要吃的一种食物!顺带说一句我喜欢甜的。”“话说你这家伙还真是缺乏常识啊……”剥开已经熟了的上一锅中的一个肉粽,荼坤吐槽到“唔,味道不错,再来一个。”“给我等等你们两个!”再吵起来之前,辛苦的黑雾保姆再一次开始了他的劝战工作。
“不明白有什么好吃的啊。”端着属于自己的那份粽子,弔回到房间,热乎乎的粽子还冒着点白气,透着粽叶露出点黑色,好像是豆沙馅的,这表明,一边想着一边直接用个性直接弄开绑得紧实的绳子,然后捏住粽叶一端一拉,蹦出来的不是白胖晶莹的豆沙粽子,而是个有着圆嘟嘟脸蛋的迷你deku??!!
等等……看上去,似乎也蛮好吃的。

有金(初雪)

【看完东京吃货目前连载的有金小短片,有刀慎入咳咳】
如果问起绯世对有马的印象,该如何言语两人奇迹般的相遇……他是飘落的雪花在心海惊起的涟漪,是心口无法愈合的伤疤,令人渴望时间能够停止在冬雪消融前的黎明。
第一次表明心意接吻的时候,小心翼翼地将唇贴合在他的唇上,带着点凛冽的雪松的气息,纯粹而安心,透过眼镜,他注视着自己的样子,好像包容着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这不禁令人有些挫败了。
那双夺取过无数喰种性命的双手正抚慰着自己,警告似地捏了捏后颈,带茧的手掌一点点游走在这副残有伤痕但愈发紧致的身体,他是自己曾经的敌人,是自己的老师,是自己的……所有者。
压抑着呜咽被进入的那刻,鲜红的喰眼因为主人过于激动的情绪而显现。
他贴近了点,俯下身,拭去身下青年不知何时流下的泪水,流露出温和的神情,隐藏着些许无奈与悲伤,再一次亲吻了青年。这一夜,窗外雪纷飞纠缠着,宛若二人的白发交织在一起密不可分。
血液侵染了白色的风衣……是谁呢,是谁的呢……散乱的雪色的发丝……我还真是喜欢…自欺欺人。
跪坐在男人跟前的青年低头捂脸哭泣起来,“晚安…有马…老师”最后落在男人苍白唇上的吻,一如既往,恍惚间还带着那初雪的气息。

日常吹一发弔哥美颜【自带1000倍滤镜】看这个锁骨,看这个侧颜,不过果然好想给弔哥全套补水滋润套餐啊……颜值一高就想投敌【等等你这个人的节操呢】

之前的被那个了,咳咳,所以全文放图!求放过,看完小英雄一秒变绿谷吹的我爆哭,弔哥和绿谷的互动让我螺旋升天,由此自割腿肉产粮,怕有点ooc,还是希望大家吃得开心

一只玛丽苏玩fgo的日常(3)

1有人问过玛丽苏为什么不直接开后门要公司弄个全五宝全英灵账号。
玛丽苏:抽卡是件很愉悦的事,只有经历过抽卡得到的英灵礼装才能让人心灵充实【手里捧着《闪闪麻婆愉悦语录》】

2据说玛丽苏第一次看到游戏里的梅林就觉得很亲切,
“我觉得他说不定是我哥”玛丽苏盯着手机道“虹色的长发,走路带花,不是很像吗?”第二天,玛丽苏就去买了梅林同款耳机和全套cos服,不过说不定也可以尝试梅莉的打扮呢。

3按理来说玛丽苏在抽卡类游戏中很少遇挫折,然而看着白情活动并没有新英灵,只有灵衣的界面,她感到了深深的挫败感,“难道我投资金额不够,公司没钱研发新英灵立绘造型了?”

一只玛丽苏玩fgo的日常(2)

群里小伙伴说直接让玛丽苏流圣晶石好了233【我们
一群穷苦的master们】
————————
来自小伙伴脑洞
某日报纸头条
【全世界恋爱率降低,究其原因竟是玛丽苏小姐沉迷手游fgo所致,这究竟是道德沦丧还是人理的毁灭】

采访者:玛丽苏小姐您好,据悉您不再开后宫了,反而沉迷一款名叫fgo的手游,请问您这么做是为什么吗?
玛丽苏:好看,好听,好玩,开后宫已经不流行了,而且后宫还要哄,怪麻烦的。

采访者:能冒昧问玛丽苏小姐您的抽卡出货率怎么样呢?
玛丽苏:出货率?我都是直接氪金到满宝为止啊……

采访者:请问小姐您最喜欢哪个角色?
玛丽苏:都喜欢,可惜咕哒子还没声优……给游戏公司打电话问要不要投资人和资金外援也还没有给咕哒子声优…